F☆P

生活日常
杭州行

         好久没出门走走,过得有点丧。于是上周逮到个刚离职的驴友,刚好领导非要排一天休假,于是约着去了杭州,其实人家也就从上海过来杭州陪我过了一晚意思一下,所幸是住青旅。
        在杭州住在河坊街边。逛了胡雪岩故居,南宋御街,西湖边的柳浪闻莺,雷锋塔。逛了钱塘江大桥及纪念馆,九溪十八涧,中国美院象山校区,巧遇毕业展巡演。逛了浙江美术馆,中国丝绸博物馆,南宋官窑博物馆,杭州菜博物馆,西湖断桥白堤平湖秋月。逛了浙江省博物馆,大运河博物馆,拱宸桥。
        天挺热,白天避暑,晚上露天,腿有点废,幸亏到处都有共享单车,最后累的时候连出门吃碗虾爆鳝面都骑车来回。
        05年去了两天杭州,这是第二次去,四天。每次都是夏天忽然发力大热的时候去,这都是命吧。

       谈谈感想,去年去了苏州(姑苏),今年去了杭州(临安),回到我金陵城,其实有点小感慨,怪不得人家称江南必称苏杭,没金陵啥事儿,确实苏杭有着深深的文化烙印,这点上金陵还真比不上。金陵能比的大概也只有龙蟠虎踞的王气,还一朝比一朝短寿。
        杭州的秩序比南京好,公共交通基本都是先下后上,没有插队或者不按秩序不懂规矩的人。骑着小车,慢车道上等候区有大凉棚。过马路,机动车都是礼让行人,让我偶尔还有点不好意思和不习惯。博物馆基本都免费开放,这点南京目前还做不到。公共区域,走累了都能找到歇脚坐坐的公共长椅,无限多,市政是下了功夫的。令人羡慕。
        也谈缺点,地铁是真心少,城市这么大,到现在才建好两条地铁线。玩四天一共只坐了两次地铁,就是去青旅和拎箱走,这还是因为我把住宿订在了地铁旁(这是我的习惯),不然就真跟地铁无缘。出行全部靠公交自行车和腿的原始状态,2005年或许可以这样,可现在已是2017年,城市轨道交通的欠缺使出行成本大大加剧,去旅游已经很不方便,何况每日通勤的人,杭州房价不低,居住太不方便。

        总体说来有山有水的地方,真是不错。我以后再也不说西湖是个L号的玄武湖了,虽然风景不差,但人文差太多,小时候看景只看皮相,现在稍微能看懂一些骨相了。晚上在西湖边走走吹吹小风,煞是惬意。一个人出行也没什么,肆意在道上行走,就可惜每天换这么美的裙子没人给我拍照了。

最近开始入烘培坑,做西餐。
有成功,有失败。但都挺耗时间的,就当是杀时间吧。
提拉米苏,奶油蘑菇汤,双皮奶,戚风蛋糕,蛋黄饼干,芒果慕斯。后面还会慢慢有更多尝试,里面只有戚风是做了两次,第一次六寸,第二次八寸。

(奇葩说)希望乃们还有下一个520,冷漠脸。

雷总不错,上周的春夏也挺好,机智兼具感性。手机是工艺品,人生是艺术品。(此条盆友圈是小米发的,自豪脸)

(陈铭)校园教育是知识教育,家庭教育是人格教育。传统教育中的家庭教育是人生观的复刻,仁义礼智信儒道释的雕刻模式,教育客体是孩子。现代教育的客体是环境而非孩子,成为园丁,关注空气、土壤、养料、水分,营造环境,让可能性的自由生长成为常态。只要在道德法律和公序良俗的基本人类框架之中,父母不管你开放的颜色和状态,都为你鼓掌和开心。鼓掌。

(黄执中)完美人生不是一个定性的、明确的、固定结局的结果。完美人生是人生的时时刻刻充分拥有选择权,它的条件是财富、智慧、健康,拥有这些才能时时有选择,路路有回转。鼓掌。

如果完美人生可以定制,我愿意。
顺便,如果能当上周的邀功精,我也愿意。

期待下周的辩题,我暂时不想放弃人生为数不多的选择权。

随笔
什锦虾仁腊肠炒饭,结果做咸了,555。第一次做,酱放多了,料也备得太足,明天准备全部扛到单位给同事吃。
边做菜边回看了《琅琊榜》。唉,终于54集结束,庆幸最后一集节奏好快,依旧和当年一样忍不住地心痛。不过这次的痛点,不一样。上次是为了宗主的死而心痛,这么帅的高智商腹黑男主角就这样挂了,唉。这次是为萧景琰而心痛,其实认真算,宗主就是骗了萧景琰啊。如果设身处地为萧景琰想想,他就被设计放在了那个高位上,不论想还是不想,这辈子都得呆在那个孤单的高位上下不来,余生都不能再解脱,如果搁我,我肯定不乐意。虽然夏江说,人死了就什么都没了,但三个月虽死却双生愿望实现的宗主(林殊精忠报国马革裹尸和梅长苏翻赤焰军祁王案昭雪天下)和一定要在高位上孤独着后面漫长人生无处话的萧景琰,好像还是后者更加痛苦。被善意蒙蔽蒙骗,也是被骗啦。二刷忽然心疼起男二号,永远玩不过男一号的智商,莞尔一笑。遇到男一号这样的人精,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估计只有书里的他本人最清楚了。如果换做是我,大抵还是会有点恨意的吧。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这是一首关于等待,关于江南,关于春天,关于烟雨的歌。
“天青过雨”是青花瓷上品中的上品,存世极少,也是最美丽的颜色之一。这种釉色必须在烟雨天才能烧出来,烟雨天是出现天青色的决定性条件之一。世人无法控制烧瓷时可巧的湿度,只能苦苦等待一场上天带来的雨雾,来成就一片天青色的青花瓷。

素胚勾勒出青花笔锋浓转淡
瓶身描绘的牡丹一如你初妆
冉冉檀香透过窗心事我了然
宣纸上走笔至此搁一半
釉色渲染仕女图韵味被私藏
而你嫣然的一笑如含苞待放
你的美一缕飘散
去到我去不了的地方
天青色等烟雨 而我在等你
炊烟袅袅升起 隔江千万里
在瓶底书刻隶仿前朝的飘逸
就当我为遇见你伏笔
天青色等烟雨 而我在等你
月色被打捞起 晕开了结局
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
你眼带笑意
色白花青的锦鲤跃然于碗底
临摹宋体落款时却惦记着你
你隐藏在窑烧里千年的秘密
极细腻犹如绣花针落地
帘外芭蕉惹骤雨门环惹铜绿
而我路过那江南小镇惹了你
在泼墨山水画里
你从墨色深处被隐去
天青色等烟雨 而我在等你
炊烟袅袅升起 隔江千万里
在瓶底书刻隶仿前朝的飘逸
就当我为遇见你伏笔
天青色等烟雨 而我在等你
月色被打捞起 晕开了结局
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 你眼带笑意
天青色等烟雨 而我在等你
炊烟袅袅升起 隔江千万里
在瓶底书刻隶仿前朝的飘逸
就当我为遇见你伏笔
天青色等烟雨 而我在等你
月色被打捞起 晕开了结局
如传世的青花瓷自顾自美丽 你眼带笑意

那个用这首歌词涂毒完我心灵就再也没有更文的人,让我中毒后掉入深深的大坑里无法自拔,一个月没吃土是啥感觉,555。今天窗外飘起了江南的毛毛细雨,睡醒躺在床上听着外面雨滴的沙沙声,忍不住去她那里留了个言“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云露天青

生活日常

今天请了同事和同事的娃到家里来吃火锅。主要还是请她娃,她娃二年级了,自称是我的知己,喊我也只称呼名字,不加“阿姨”后缀。因为有娃,所以只买了海底捞的清汤锅,没买麻辣味儿的。

这年头的娃也是很累的,下午15点补习课结束,到我家先吃水果,然后就是坐下写作文(完全是同事在看管着她写),写完都17点了。

同事说我还是挺喜欢娃的。但我并不管娃,她娃到我家爬凳子,玩好神拖,给植物浇水,我都只在旁边看着,偶尔才指点下。

不知道单身三十多年的我,以后还能不能有个娃,把自己的一身文治武功传给ta。

昨天晚上忽然有朋友约我,去参加艾力的签书会。

好吧,其实我更想去看看如晶宝贝和邱晨宝宝,如果是我男神高晓松就更好了。不过二线城市嘛,不能强求,人家肯来就不错啦。

于是约起。本来以为会没人,没想到现场也有60人左右,好多新疆迷妹。还算准时到,18点开始,先自我介绍,寒暄,然后回答现场读者的问题。其中有个妹子还用新疆话提问,基本都很好地完成了回答,没有打马虎眼的略过式回答。还有个妹子是从苏州签售会追过来的。最后是签名和合影。总共1小时左右吧。听他说话,真有点看奇葩说的意思,毕竟平时只在视频里看过,既熟悉又陌生。还好还好,不是我男神,没有梦一般的感觉,因为站在了站位第一排(前面几排都是坐着的),所以很多次眼光接触,也没有太不好意思的感觉。

以上,还是要感谢昨晚约我的朋友,还请我吃了顿美味的便饭。

活久见系列。

刚看了pk命运之人的第一集,霓虹为了出生率也是一生悬命啊,连你俩生的娃30年后能拯救地球躲避陨石撞击都能掰出来,连两个完全没有桃花运的丧人也要动员起来一起造人,一生悬命啊一生悬命。不过可能真的有命运也说不定,合作两次的人居然会是他,每次还都是共演宣番唱片的全套,怎么也不会想到吧。

静静期待夏天月九的到来吧,再次活久见。

天气一天一天转热,春天总是弹指一瞬间,夏季来得真快,而我还盖着冬天的棉被,虽然换上了夏天的睡衣。

前几天居然被追文的作者 @谢子舒 回复了,感动不已,内心戏大概可以飘过几万字的弹幕,奈何文字表达能力太差,无法描摹,捂脸(*/∇\*)。默默地关注对方的文吧,就是对写手最大的支持。

昨晚观了《晓说》新一季度的第三集,终于进去正题讲金瓶梅了。其实也不是单说金瓶梅这本书,只是借着书随便唠唠名著吧,有句话很喜欢:水浒是爹,金瓶梅是娘,红楼是女儿,很多人觉得女儿比爹娘漂亮。有shock的部分,提到红楼和金庸都太理想了,于我就是shock,因为我一直很喜欢这俩理想国的书,唉,不过他批驳得有点道理,所以更有降维打击的颠覆感。

最近梁文道的《一千零一夜》也终于讲到牡丹亭了,现在放了四集,不知道一共多少集呢。一千里很多书我都没看过甚至没有听过,道长果然博学,也是因为我孤陋寡闻,所以有本了解的书,就希望他多讲几集,前面说的《源氏物语》《论语》《天龙八部》都挺好。挺喜欢这次第三集的标题:先有爱情,才有对象。配合着书里这句“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配合着昨晚高的话,就是两种爱情观。到底是先有爱情,才有对象,还是先有对象才有爱情。一直以来我都是前一种,所以至今也没成,甚至连个小手也没拉上,可能真得得像高那样才是人间正道么?疑惑中。

还是应该多出门实践。看看周围那些恋爱大神菇凉,各个都是很自信的人际关系高手。

有点想看金瓶梅这本书。

今天杨洁导演去世的消息传出,想到的 @谢子舒 的那句“今日我还你自由身,来日你自由在我身”,于是翻到晋江去看了没看的章节,没想到居然说到了佛学去了,脑洞大开,文笔也没,唉唉唉,自叹弗如。